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萧遥

专业VIS设计师

 
 
 

日志

 
 

[项目]戏里戏外的千万财富  

2009-03-31 12:53:24|  分类: 投资项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目]戏里戏外的千万财富 - 东馆 - 萧遥[项目]戏里戏外的千万财富 - 东馆 - 萧遥[项目]戏里戏外的千万财富 - 东馆 - 萧遥[项目]戏里戏外的千万财富 - 东馆 - 萧遥

这里是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条胡同,胡同深处有一所幽静的四合院,正在营业的灯光在夜色里低调的闪烁着。

消费者:天黑请闭眼,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杀手出动,杀手杀人迅速逃跑,有良好市民打电话报警,天亮请睁眼,我觉得他是杀手,我觉得公主是杀手。吓死我了,我感觉是他。

这是近两年风靡京城的一种游戏,它有个耸人听闻的名字:杀人。

而这一群人穿得如此奇怪在这个具有埃及风格的屋子里来杀人到底是为什么呢?

消费者:在别的地方没有这样的氛围,没有这样的灯光,没有这样的服装,没有这样美丽的公主,没有这样可恨的老财主。

消费者:去一个普通饭馆的话,我们太怪了,我们都觉得自己怪,到这儿没人看,到这儿都很正常,再怪的事也觉得很正常。

消费者:在哪有这待遇,穿着这衣服,还能吃饭还能玩。


这一屋子的人在玩这个游戏之前并不认识,每个人来这里玩游戏还要交50元的餐费,那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来呢,他们是冲着一个人。

消费者:堂主,什么堂堂主,戏逍堂,堂主别来无恙。

关皓月:咱们为戏剧而万岁,同志们。新年快乐。

被这群人称为堂主的人叫关皓月,他在这个四合院里做了个餐馆叫戏逍堂,在这家仅有三百平米的餐馆内,有着一万多名会员,三年前,关皓月拿着四万元,从一个制冷工转行去做话剧,一年前,他把餐饮和话剧融合在一起,三年内做到2600多万的流水,那关皓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里是北京市一条普通的胡同,关皓月从小就生活这里,这是13岁的关皓月,那时他曾在一个剧组里当过群众演员,这是15岁的关皓月,那时他迷上了卡拉OK,除了这两点,关皓月青少年时期找不到任何与文艺有关的经历。18岁,关皓月职高制冷专业毕业,分到一家五星酒店做了电工。他不愿干报到的第一天他就辞职了。直到有一天,胡同一个大妈的儿子拉他去给演唱会做灯光师助理,当他第一次在体育场看到万头攒动的时候,他瞬间找到感觉了。

关皓月:第一脚踩到工人体育场的草地里,就觉得生活太幸福了,当时去就是一个打杂的,但是觉得特别高兴,我们那会一跟王菲演唱会跟十好几场,罗大佑,张宇,反正这些明星天天都在一起,觉得特别高兴。

这一年,关皓月25岁,跟演唱会一跟就是四年,直到29岁,关皓月被一张海报吸引走进了人艺小剧场,他的人生就此转轨。

关皓月:我就坐在那个位置,19号,2004年的9月28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话剧。

本来是想看话剧的关皓月,一进来就开始比较演唱会和小剧场话剧的制作成本,一场演唱会至少百万才能运作起来,他觉得一个小剧场话剧有20多万就够了,小剧场虽然不如演唱会椅子多,但话剧可以一场场的重复演下去,于是,他开始数剧场的椅子。

关皓月:我看任何演出都不在剧中,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做了四年的演唱会了吗,只关心这个演出卖得掉还是卖不掉的问题,当时我数下来是190多个座位,如果100块钱一张票,那么就是不到2万元钱,我看一个小剧场可以卖20几场,20几场一共,就是5000多张票吗,对吧,然后5000多张票就意味着这是50多万的票房吗。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关皓月每天站在小剧场门口看什么观众会买票,他发现买票的大多是年轻人,60%是女性观众,三个月后,他有了一个目标—做话剧。

小剧场话剧起源于上个世纪80年代戏剧探索的大潮中。90年代伴随着市场化转型,大剧场日益陷入危机,“都市话剧”渐渐浮出了城市的地表,而这种都市话剧大多在小剧场演出。新世纪以来,以北京、上海两地为代表的小剧场话剧迅速崛起。但当时,更多的小剧场话剧往往赢在口碑而输于票房,很多人并不看好小剧场话剧的商业价值,而关皓月入行却是直接以票房为第一目标。

关皓月:虽然我是个外行,但是我认为戏剧这个行业就像股市是一样,如果所有人都看好它,那哪还有我的份儿,我不知道它一定能好,但是我最起码我要试一下。

2004年的关皓月29岁,职高学历,没人认为他懂艺术,没钱,没导演,没剧本,想拿话剧赚钱,怎么赚?当时一般剧团做小剧场话剧一年都是一到两部,为了拉到投资,关皓月提出了一年做10部戏,2005年,一年10部戏计划的让他拉到了第一笔资金并成立了戏逍堂,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提起这件事说关皓月的概念打对了。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因为投资者说你能做出规模来,他就会有效益,从商业的角度考虑他这个想法是对的,因为就做一部,你艺术玩完了,风险那么大,如果死的惨就惨了,死了就完了,完了就不负责任了,你要做十部你就要承担责任了。对吧。

关皓月的第一部戏,他决定从自己的经历上寻找话题。

关皓月:我们这一票所谓70后,谈恋爱谈挺多的,然后都谈怕了,一想,哎呀,冲上去吧,但是一想冲上去,好不了多久也许就要面临分手的问题,大家就怕分手的那种痛苦,导致了干脆前边就不去了,为什么我现在的海报上要给它打上献给所有70年代,献给生于70年代所有不敢真爱的剩男剩女们。

演员:我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但我只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我怎么知道我明天想要什么……

这就是关皓月的第一部戏,叫做《到现在还没有想好》,在戏中,一对感情伤痕累累的男女去向神祈求爱情,当神帮助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相遇时,他们却无法走到一起,这是一部写给七十年代错过姻缘的大男大女们的故事。

关皓月:当时小剧场话剧每天也就卖二三十张票,我们那会儿每天都能卖一半,就感觉已经很厉害了,当时觉得哎呀,就不知道多美了。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那一个戏一下子就让他在市场成功了,他投入20多万,可能一下子就是三四十万,他回收了还赚钱了,下一个就可以良性循环开始了,如果他第一个就趴下去了,他怎么做,这是他运气好的地方,当然这个运气好我说有一个需求,有一个社会需求,有一个社会的大势,就是年轻一代的白领,20岁30岁的年轻人那种需求。

第二部戏,关皓月尝试性的改编了一部经典名著,结果赔钱了,这一成一败让他确信这个城市肯买话剧票的人,他们需要寻求的是都市急速发展中有关情感上的共鸣。他们最爱看的还是爱情。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关皓月陆续推出了两部话剧《自我感觉良好》和《今年过节不收礼》,讲述的都是都市男女的情感困惑,七十年代出生的单身男女成了他最主要的受众。到了2006年年初,戏逍堂演了100场话剧,赚了20万多万元。但是,钱赚多少都是投资人的,关皓月想自己投资一部戏。

这部戏叫做《有多少爱可以胡来》。

2006年的关皓月的全部积蓄是四万元,在给演员导演付了订金后,关皓月开始四处借钱,而所有借来的钱却基本上全让他用来做了广告。这是以前没有人尝试过的。

关皓月:那部戏当时用了北京300多块信息亭的广告牌,宣传攻势特别大,然后一下圈里人都敏感起来,这是谁啊,在这儿做一个小剧场话剧这么铺天盖地的打广告。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美术馆的十字路口,戏逍堂的广告往那搁,别人搁不起的。

关皓月:当时导演很害怕了。他说那赔了怎么办?我说赔了我就卖房子。

《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又是一部讲述70年代生人爱情的戏剧,当男主角在台上一次次演绎着70年代男人的无奈时,一批批70后们买票进了剧场。

关皓月:我看台里有一大堆的,60%的男孩都在哭,都在掉眼泪,很明显的在擦眼泪呢,我当时就是那种兴奋呀,就是都顶脑袋上了,我就俩手攥在这儿,我说不可能,我说不是真的,就觉得特别奇怪。男人哭太少见了,我说我90%这个戏不会再赔了。

当这部戏演到第100场的时候,关皓月笑了,《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演了男生版、女生版、名人版,两年内演了5百多场,卖出了七百多万的门票。为了推销自己的新戏,关皓月总是在每次演出结束后想办法把观众变成会员,一段时间后他积累了上万名会员,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现在剧场的消费主要就是七零后和八零后,这两个年龄段的人更感兴趣的肯定是当下生活,关心我当下的人生,没有说我要去看个艺术,抽象的艺术,抽象深刻的艺术,没有那样的人,他吃饱撑的。

入行第一年,关皓月没有做到10部话剧,但是他做了8部,第二年他成了小剧场话剧市场第一个持续盈利的民营剧团,然而,每当散场之后,他发现总有些观众喜欢跑上舞台和制景留影,这让他开始注意到一群人,并再一次看到商机。

消费者:他做一个最丑的形象走过来,你再做一个最丑的形象去避过他,完了你再跟着过来。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叫做非职业演员,所谓非职业,就是白天上班,业余时间聚在一起学习表演。他们最大的乐趣是看话剧,最大的苦恼是没有地方排练,而关皓月发现每次话剧散场后在舞台上流连的都是他们,办公室里的白领们居然喜欢排戏,关皓月觉得这里商机太大了。

2007年年底,关皓月在东城区府学路开了一家餐馆,和他的剧社同名也叫戏逍堂。他想弄个地方,白天提供给非职业演员排练,中午和晚上做餐饮。

关皓月:这我最大的爱好就是烤鸡翅,比做话剧还爱好。

记者:做话剧和做餐馆哪都不搭哪。

关皓月:其实特别像,怎么像?你比如说你要找个导演,其实就是饭馆找一个好厨师。

关皓月把餐厅依然定位在话剧上,既然大家喜欢这些制景,他就把以前自己排过的话剧制景都搬到了餐馆,装饰出了一个话剧餐厅。

关皓月:戏逍堂有很多很多的会员,那么你总该有个事跟他保持联络吧,然后我觉得有了这么一个餐厅以后,他可以随时都来了。

餐馆开张的第一件事就是关皓月群发短信给所有会员。花籽的职业是活动策划人,她的团队是第一个到关皓月的餐馆排练的非职业剧社,而吸引这个团队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正是这个餐馆里浓郁的戏味。

花籽:这是他在酒吧里他要求婚那段制景,最后把他给拒绝了那段,那个景是她上学的那个时代的,对吧,这个代表两个人的年轻时代,上大学的时候,恋爱的时候。

黄小奇:他这个地方戏味很足,像我们一样的非职业话剧团也会到这儿来排练呀,聚会呀,他这个地方比较有戏的这种气息,我们这儿排练也很有感觉。

关皓月提供了场地给非职业剧社排练,晚上剧社都会选择这里聚餐,最多的时候,三百平米的小店一天会做到一万元的流水。来的非职业演员多了,关皓月发现这个人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登上舞台。

花籽:我想的是其实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主角,只不过我们这帮人,我们这几个人没上过专业的这种艺校,只不过大家特喜欢,所以说我觉得大家其实都能够上舞台,然后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那么我们就去创造这个机会。

在餐馆有一个常客很快引起了关皓月的注意,他叫大熊,在公交公司工作,一到晚上,他就会出现在餐馆。

大熊: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4点,这8小时我不是我,然后4点钟下了班走出单位的大门,我才是我。

大熊白天上班,晚上来排练,这些非职业演员们对戏剧的痴迷让关皓月也觉得很意外。

关皓月:有很多很疯狂的,每周末从上海坐着飞机过来这边排戏,然后周六早晨,周五晚上到北京,然后晚上连夜就在这边做排呀,第二天做戏剧室呀,做训练,到周日晚上坐飞机赶回上海上班去,痴迷到就这样两年不间断。

关皓月为了留住这些餐馆最主要的消费者,关皓月提出只要非职业剧社排他的戏,排得好,将来的正式演出将会专门让他们登上舞台演一场。这下吸引了更多的戏迷,关皓月的小店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

而大熊在排了三个月关皓月的戏后,终于登上了人艺的舞台。

大熊:我没想到我能够登上人艺的舞台,但是因为在关老师的戏逍堂的戏里面,出演了一个角色,所以我登上了人艺的舞台,我在人艺演出第一场的时候,我在后台听到了人艺的这个开场的钟声的时候,当时心潮澎湃,就激动的热泪盈眶。

非职业演员登上了人艺舞台吸引了更多人,他们也带来了很多不是戏迷的普通食客,为了让这些人也能过戏瘾,关皓月把戏里的服装道具拿了出来,让大家化了妆边吃饭边玩游戏,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京城比较有名的玩杀人游戏的据点,虽然关皓月每人要收50元到100元的餐费,但还是挡不住食客进门。

厨师:来了客人往外轰,我们只接受预订,你来晚了就没有位了。

记者:我觉得你特幸福,你聚集了一大批和你有同样爱好的人,而且他们都特喜欢你这个据点。

关皓月:对,这个目的就达到了,开这个餐厅的目的就达到了。

关皓月还把餐馆和戏剧融在一起,就餐看戏可以打折,看戏吃饭也可以打折。

厨师:都是看完戏拿着话剧票过来消费,比较多,话剧票消费会打折吗?打折,打八折。

关皓月知道只把氛围营造好,让每个人都了戏瘾,这钱是不愁赚的。

消费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关皓月:你醉在里面了?我没有,我不能醉,我要也醉在里面就瞎了,必须得有清醒的人,在上面看着,然后组织大家往里醉,我不能醉。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喜欢大家醉的关皓月更喜欢观察,餐馆开业半年后,他发现来餐馆吃饭的除了戏迷,还有很多竟然是相亲的,难道这个城市真的有那么多人在寻找着另一半吗。

在大都市,因为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大龄单身男女的婚事已经成了城市中的一个热门话题,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的单身人士就有2百多万人。他们都在努力地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

在一家著名的婚恋网站,我们得知仅这一家在全国的会员已经超过了1300多万。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总干事田范江:对我们来讲,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城市加起来,就占了我们用户的百分之四十以上,主体是都市白领阶层。

在网站举办的相亲大会上,70年代成了剩男剩女的主力军。关皓月知道,自己只要找到他们,他的钱就好赚了,于是,他一面寻求和网站合作,一边专门给大龄单身男女写了一部戏,叫《与丘比特同谋》,他也准备营销感情。

话剧:从明天开始,我要用世界上最庸俗的办法来虐待自己,相亲。

关皓月员工:我介绍一下,这就是咱们戏逍堂的堂主。

关皓月:这道菜是咱们本店最知名的一道菜,叫猿粪的天空,猿人的猿,粪土的粪,来你们应该尝一尝,现在所有这些单身的同志们,我们这里有六款鸡尾酒,一次喝完打85折,第一杯叫上不了头,第二杯叫忍不了吐,第三杯叫看不见北,第四杯叫找不着路,第五叫回不了家,第六杯叫去你家住,希望大家今天都能成,那必须成。

每周末关皓月都会在自己的餐馆搞一次相亲派对,除了组织自己的会员相亲,也有一些自发形成的相亲派对会因为这里的戏剧环境来这里做活动。

消费者:我爱你,你有多久没有说过了,我爱你这三个字,你有多久不敢说了,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敢告诉他吗?你有戏啊。

每次相亲派对都是从读关皓月即将上演的话剧台词开始,男女双方喜欢谁的台词,就可以坐到他对面,几次选择之后,大家渐渐熟悉,关皓月会安排大家一起做一道菜,菜名就是猿粪的天空,当然这个也是他话剧里的情节,他也正好借此推销自己的新戏。

关皓月:马上要出一部新戏献给情人节,叫《与丘比特同谋》,这时候春节时间正在北京人艺的试验剧场演,他专门就是说给70年代这帮大龄青年,嫁不出自己嫁不出去和娶不到老婆的,大家一定要去瞧一瞧,顺便说一句我还是单身,你们做好你们的缘分就可以看我的戏了。

做缘分的天空是相亲派对最受欢迎的环节,如今,已经有上百人参加了关皓月的周末派对,《与丘比特同谋》的新戏也适时被推销了出去。

城市里的大龄青年男女到底能给关皓月带来多少财富,现在谈论还为时过早,不过,春节期间在人艺上演的《与丘比特同谋》首演票已经卖光。他营销话剧的方式也开始得到业界认同。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杨乾武:现在人都学他了,都学他这种经营方式了,学他这种方法怎么切入市场,怎么去让戏剧真正进入市场,进入年轻一代的消费群体。

关皓月:我觉得好多人都带有色眼镜看我,今天我去人艺给我气坏了,谈不上气,一个也是做话剧的,一过来,财神爷,你来了,就是一提到关皓月,大家都觉得是票房和各种盈利的这个一个人,其实我真不是。

不管关皓月多么否定财神爷的戏称,但成功就像一块橡皮,擦掉了他刚入行时所有对于他曾是一个制冷工的否定。就在春节前,关皓月在上海济南深圳等地开了四家戏逍堂分店,他的餐馆也将跟着戏剧走出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